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曼谷夜未眠】(20-21)【作者:海那边的情人】
【曼谷夜未眠】(20-21)【作者:海那边的情人】
字数:475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20

  前一篇,我们三个都觉得有些彆彆扭扭的,也不知道怎么破冰。

  我一看,还是我来吧,省得大眼瞪小眼,说:那家餐厅在哪?远吗?

  Oil眉飞色舞的说:咱们的邻居说走路只要10分钟,有店名咱们导航走过去就可以了。我都查好了,你去换件衣服,我们两个化个妆。

  我如释重负,从行李拿起衬衣,西裤,皮鞋,皮带,等我穿好,他们两个还在那画皮个没完。

  我:还要多久啊?我饿了。

  Oil:你以为我不饿啊?

  我:那你还不快点啊?

  Oil:我宁可饿死,也不能不化好妆出门!

  mini:我巴掌印这么深,不得多擦点粉啊?等我们两个你就不能有点耐心啊。

  我:……那是你打的,你给我说清楚了。

  Mini:是我打的,so?你要等我们吗?你要饿了,你就自己去呗!我们两个还怕没人请吃晚饭吗?

  我:……

  说多错多,千言万语,不如一默。

  我实在等了半天,刷了好久微博,他们还不出来,我直接在床上都睡着了。
  Oil:好了好了,出发吧!

  我一看手机,都40分钟了。不过一打量,Oil穿着一身连衣短裙,性感但又舒雅,今天的妆不重,其实这样的妆比浓妆更难化,就是嘛,这样多好看。
  而mini高一点,穿了长裙,我第一次看她穿这么正式,真好看。

  等我感觉看呆了,Oil笑着掐我的脸,我抿着嘴笑,他们两个也又兴奋又嘚瑟的出门,我随后关门。

  刚出来,他们两个一边一个挎着我的胳膊往前走,其实我感觉自己腿有点软,脸瞬间就红了。

  那个发郎塞邻居,大概40多岁,正和朋友在阳台一起聊天喝啤酒,一看我们这阵势,直接就wow了一声。

  我心说:嘿嘿哒。终於扳回一城。有面儿!

  Oil看我嘚瑟,叫了声mini,然后两个人一起亲我的脸。

  发郎塞邻居看到大笑:fucking lucky guy!  Iam much better than him!

  和我挑衅,说实话,这人我打不过,而且他还有朋友。

  这时,Oil:he is the best,bye!然后扭头一笑,挑一下眉毛。

  我想是个男人,这时都是心里爽翻了吧。可我觉得Oil这样有点过,我反倒担心她这样,更让人家惦记着了。算了,想这么多干嘛呢

  等我半梦半醒被他们两个拖到餐厅,酒水,前菜,主菜,甜点,我们都点好了。等上菜的时间,我觉得有点无聊,他们两个直接把我扔一边在拍照,菜都没上,有什么可拍的啊。

  Oil:我们闲着也很无聊啊,拍拍又怎么了。

  我一想,也是。可你们都不搭理我啊。

  等酒上来了,我们三个一起碰杯:cheers!

  等一口酒下肚,额,这乾杯是为了什么呢?晚上双飞成功吗?欧耶!

  这一激动,忽然觉得JJ有点疼,Mini咬那一下的确有点疼。

  在这,我得交代下,我们三个怎么坐的。四人座,Oil让mini坐我旁边,她在我对面,时不时还用腿轻踢我一下,然后歪着头挤下眼,坏笑。

  mini余光瞄了我们一眼,没说话。

  等菜上来了,拍照就不说了,对着菜,我们三个各种拍,但mini拍照时非常有意的避开自己打耳光的那边脸。

  等拍完后,我的牛排都有点凉了。

  我们三个经常一起吃饭,不过主要是他们两个在那用泰语说话,我像个傻子一样。偶尔发现原来还有我在旁边,就会翻译几句和我说。还知道我在旁边啊,我不在,谁买单啊!

  有一回,我就和Oil这么抱怨,发现是自己找不痛快,很简单,Oil:你不想买单,有的是人想买单。

  我被怼回来,只能心里说:切!

  对於切这词怎么翻译,我也不知道。后来一想,直接哼一下不就得了。哼!
  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过,还是我来买单吧。

  我们三个吃完甜点后,感觉都很撑了。我说咱们走走吧,吃太多了。

  Oil双肘撑在桌子上,托着下巴说:等一会吧。我现在不想动。说完,又顽皮的踢了我下。

  mini没有吭声,就喝了一口她的酒,然后往facebook开始更新。
  两个女人一台戏,真不好Hold住。

  我:走啦走啦。咱们找个酒吧喝酒去。

  Oil一听,马上精神起来了,轻轻拍掌,她平时不太喝酒,但是酒量非常好,我的酒量自认已经非常好了,但我感觉她比我可能强一大块。我对她这一点的自制,还是很欣慰的。

  我们找了个音乐酒吧,坐下,这次是圆桌,可以环坐。

  我还喝我的最爱jd with cola,他们两个点女士鸡尾酒。虽然当时气氛不错,但我心思早就不在这上面了。一会先上哪个呢?这是个事儿啊,总得解决。怎么才能两个都不得罪呢?难!

  我们三个喝的晕乎乎的,往酒店走,看到一家按摩店。缓兵之计来了,至少让我再多点时间考虑下,顺便我真是有点累了,想放松,就提议去做足底按摩。
  她们两个其实穿的裙子不太合适,不过一看爱咋咋地吧。

  结果店里人不够,临时从其他店叫来两个人,我问了下有没有给客人的衣服换,答案当然是有了。

  我们三个躺下,闭眼享受,我感觉自己都睡着了。

  等一小时后起来后,我都不想动了。付钱,出门,走人。

  等我打开门,一头就躺床上了。他们两个还真是有精神,开始卸妆,做女人不容易啊,真麻烦。

  Oil今天卸妆快一点,倒了杯水,叫我起来喝。

  她凑到我耳边说:刚才那个按摩小哥,故意摸她的大腿根,她都湿了。
  我一听,又气愤又有点兴奋。

  Oil:你生气吗?嫉妒吗?

  我有点不高兴,没理她。

  Oil笑了下:别这么小气,你不会忘记我工作是什么吧?

  我一听,立刻就怒了。

  刚要发作,Oil比了一个收声的姿势,然后褪下我的裤子,发现我的鸡巴早就硬起来了。

  她沖我笑了下,直接就开始吃,我双肘撑在床上,忍不住呻吟了下,闭目享受,正当感觉忘乎所以的时候,发现mini已经卸完妆,就在不远处看着我和Oil。

 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是觉得鸡巴现在更硬了。

                21

  前一篇,在我们三个酒足饭饱后回到房间。所谓饱暖思淫欲,Oil已主动上前为我口交,而正当我享受其中时,发现mini也就在眼前,瞬间,那种尴尬和兴奋的心情交织,本来喝酒不少,身上已是燥热,如今则更是滚烫。

  我伸手轻拍了下她的头,她微微抬头,瞄了一眼mini,继续吃着我的鸡巴。

  我该怎么办呢?双飞的淫荡趴体就这样开始了吗?

  mini嘴角一扬,脱得只剩下丁字裤,走到床边,直勾勾的看着我,然后又瞄了眼Oil。

  她右手把长发往后捋过去,轻歎一口气,爬到我旁边。她要干嘛?我感觉紧张得一直眨眼,空调一直都开着,但我的汗立刻就出来了。

  我这边盯着mini,感觉Oil在下面忽然加快了速度,手还时不时划过蛋蛋,我心想:不会还什么都没做,我就缴枪了吧?

  我:Oil,你慢点,我受不了啊。

  果然,速度慢了下来,不一会她吐出来,起身走了。

  我纳闷这还有做一半就走的,一看她去煮水了,我好像明白了点什么。
  这时mini直接过来跨坐在我腿上,吻着我,双舌缠绕,我把手在她的屁股上摸着,皮肤真好,年轻真好。

  正当沉醉其中时,mini忽然停下来,双手捧着我的脸,我心想怎么又来这一手。

  她嗔怪的看着我,撅起小嘴,似乎总有点委屈,但眼神又含着温柔与宠爱。
  mini将我的一只手放在她胸上,不是很大,但是很坚挺,乳头粉粉的。
  我直接吻着她的脖子,耳垂,揉搓她的胸,拨弄着她的乳头,mini轻轻喘着粗气,说:fuck me first,please。

  我立刻点头,那时真是没管Oil是否会生气。嗨,都这时候,谁先谁后,有这么重要吗?我先上了Oil,mini也一样会不太爽,反正都得罪,我总不能一直偏向Oil。

  mini满意的点了点,起身把手包拿了过来,拿出套套和湿纸巾。第一炮蓄势待发了。

  这时Oil拽了吧唧的昂着头也走了过来,她更狠,现在一丝不挂。干嘛?
  现在还抢?不至於的吧?我真的只有一个鸡巴,否则,我一定同时满足你们两个的啊,天地良心。

  和mini一左一右,在我面前,没有急着看我,而是开始互相接吻,轻吻,舌吻,互相摸着胸,乳头,我只想知道他们之前有这样做过吗?姐妹之间这么做,不尴尬吗?尴尬,尴尬现在不也得做了?

  我也是有病,总想这些有的没的。他们吻着,我的鸡巴就一直那样立着。
  一会,两个人都转向我抛着媚眼,怎么?还要最后争取一下吗?不管了我沖着mini抬了下头,她秒懂。拿着湿纸巾擦着我的鸡巴,直接吞吐,而Oil则也默契的凑过我的脸,对着耳朵吹气,然后轻轻吻着我的嘴,手摸到我的乳头在那画圈。我感觉自己哆嗦了下,深吸一口气,深怕这么一哆嗦,下面就射出来了,瞄了下mini,还好,好像没射出来。我感觉受不了:mini,letme fuck you,now!

  mini吐出鸡巴,直接戴上套套,Oil先让开一边,mini直接女上坐了上来,手放我肩上自己在那慢慢动,在寻找最舒服的角度。

  而Oil则在一边歪着头,虚着眼看我操她的姐姐。我瞬间就觉得太刺激,管什么道德人伦,爽了再说,操!现在有枪顶着我的头,我他妈也得先干这一炮。
  mini一边动,一边往后仰头,轻声哼唧,不时闭着眼往后捋着头发,我不得不说我喜欢长发女孩,做爱时的长发美丽又性感。我感觉有点累,不再撑着身子,直接躺下,mini用轻轻揪着我的乳头,有点疼,但是又很爽,痛并快乐着,这算吗?

  我双手慢慢找着mini的双手,十指紧扣,她规律的动着。

  这时Oil非常乖,只是一边看着没有打扰我们,生怕影响到我和mini的感受,这妹妹也太懂事了,我爽其实不难,姐姐的节奏如果被打乱,是绝对很让人恼火的事情。

  这时,mini低身胸口紧贴着我,我不自觉的去捏着她的乳头,她的小骚逼不停摩擦着,她在寻找阴蒂高潮,其实我想说:mini,我也能让你阴道高潮啊。

  得了,下一炮再说吧。我使劲捏着她的乳头,mini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,之后又叫了几声,抽搐了几下,我知道得加把劲了,腰臀加快节奏,从下面使劲抽插着,一下没忍住,直接射了出来,松口气,这样其实腰挺累的。

  mini摊在我身上,半天都不动,直到感觉我的鸡巴软了下来,才慢慢挪开,摊在一边。

  我艰难起身,把套套拿下,Oil这时握着mini的手,她看着我,表情五味杂陈,眼睛仿佛在说:满足了吧?我成全了你们两个。下麵,该我了。
  我擦了擦鸡巴,走到mini旁边,吻了吻她,坐在旁边,摸着她的胸,她打掉我的手,皱了下眉头笑了。

  而Oil则直接掐了我一下,我:我去洗一下,mini你休息一会吧。
  她没有吭声,好像是真的有点乏了。

  我走向浴室,Oil也跟了过来:我也得洗一下,一起吧。

  我:不会吧?

  Oil:怎么?怕了?

  我:我怕什么,来吧。

  Oil把头发盘起,戴上浴帽,打开淋浴,等水温好了叫我进来。

  我自己洗头,而Oil则用浴球给我搓着身子,我低头看着Oil,她抬头看我在看她,微微一笑,然后又认真的继续替我搓着。

  不一会,她拿着花洒给我沖干泡沫,然后跪在地上,开始为我口交。

  Oil:爽吗?喜欢吗?

  我:嗯。这是洗过最爽的一次澡了。

  Oil:记住这次好吗?记住我好吗?还有我的姐姐,好吗?

  我:傻瓜……

  我还想说什么,忽然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Oil:stupid man,别哭了,你是不是男人?

  我哽咽了下,忍住了眼泪,拿着浴巾擦乾身子走出去,Oil自己则留在浴室继续洗澡。

  等我出来,mini已经起来了,在倒水,一杯冰水,一杯热水兑的温水,果然!今天的节目不会少的!

  我走过去从后面搂着mini,鸡巴这时又兴奋起来顶着她的腰,手摸着她的胸。

  mini也不理我,继续倒水。等弄好了,用手拍了我屁股一下。然后转身,看着我,二话不说,我立刻吻上去了,而她的手轻轻给我撸着鸡巴,我感觉瞬间就开始在流水了。

  这么快,我就又有状态了,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毕竟不是20岁出头那时的小夥子了,但现在我就是这么性致勃勃。

  美丽温柔又性感的女人就是春药,而这春药的配方只有一样:爱。

  一个爱你的女人,永远会让你充满欲望,而如果是两个爱你的女人呢?那如果是两个爱你的女人,同时在你面前呢?我感觉,今夜我们三个都会无眠。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