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4.13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4.13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54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4。13章

  周末的时候,吴小涵出去和朋友逛街,我便一个人留在她的家里。

  我在家里打扫卫生,自然清理到了调教室的地面。

  吴小涵家的客厅和卧室地面是木地板,而调教室却和厨房一样,选择了素雅的水泥砖作为地面。

  尽管水泥比木头硬了不少,可是我竟还是能看到钉鞋踩过留下了细微痕迹——那是吴小涵跌到地上时留下的。

  这的确已经是我第二次掀翻了cockbox,也正是如此,才导致了她的暴怒。

  既然人的意志无法做到忍住不去猛烈挣扎,那么,借助外物,也许是最佳的选择。

  我要解决自己躺在cockbox下还是会挣扎逃脱的这个问题。

  于是,我特意出去买了几枚膨胀螺丝,又借了电钻回来。

  方案很是简单:在调教室的地面上钻上四个小洞,插上带着螺杆的膨胀螺丝。
  之后,只要把cockbox的支脚都旋入地上的那些螺杆里[ 1] ,就可以牢牢实实地固定住,之后,任凭我怎么挣扎都不可能再掀起它了。

  完成这个简单的小工程后,我用力晃了晃cockbox,果然已经根本无法产生上面大的动静了。

  这固定的效果让我很是满意。

  ……

  吴小涵在外吃完晚饭,喝了点酒之后回到家,果然见到了调教室地板上多出来的螺杆。

  我向吴小涵如实解释了螺杆的用途。

  她坐到了调教室的床上,感叹道:「为什么你还要这么积极呀?你要这样,可就连逃都根本逃不了了,万一我一兴奋起来,你就真的完了。」

  「没事呀,」我说完,已经从调教室的床下拿出了钉鞋的鞋盒。

  「这钉鞋……」她说道:「不是说过让你丢掉了吗?」

  「小涵学姐穿过的鞋子,我怎么舍得丢。」我说道:「这样的圣物可得好好保管呢。」

  「你就知道甜言蜜语。我都说了会把你踩坏的,」吴小涵说道:「我上次可是真的见识过这钉鞋的威力了呢。」

  「上次让你踩我下面踩了一半,我就把你摔下去了,是我不好。」我说:「我觉得我应该补偿你的。」

  她摇摇头:「不啦。我不想踩你了。」

  「那,就当是我想被你踩,可以吗?」我诚恳地问道。

  「唉,好吧,」她说道:「你不用这么说的。我知道你只是想满足我,我也承认,我的确还是想踩你,我是个坏女人。」

  「怎么可能呀?」我仰望着她天使般的脸,纠正道:「你是这世上最善良的女孩子,最好的主人。我一直都懂的。」

  「为了我的欲望随便虐你,我怎么可能是个好主人,我只不过是个人渣罢了。」
  「哪里有呀?求求你不要骂我的女神了,好吗?被你虐也是我想要的呀。而且,我就是用来给你虐的呀。我真的会很感激你虐我的呢,小涵学姐。」

  「你真的不怕我把你踩废吗?」

  「Carpediem,」我点点头说道:「我们也就只活这一辈子,想做的事情,当然要抓紧做。既然心里还是想去做的话,干嘛害怕坏不坏什么的。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呀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这毕竟是你的身体呀……」吴小涵说。

  「我的这根鸡鸡,存在的唯一的意义,不就是给你虐吗?如果你都不虐它的的话,我留着它又有什么用呢?」

  吴小涵不说话了。

  「那我可以帮你换上鞋子了吗?小涵学姐?」

  「唉,好吧。」吴小涵叹道:「你总是让我放纵自己,变成一个坏女人。」
  「小涵学姐,你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了,不准说自己坏。这个原则性问题上,你必须听我的。」

  「好吧,那就不纠结这些啦,我可要变身小恶魔,好好虐你了。」

  「嗯嗯,谢谢学姐。」

  在我为她换鞋之前,她先弯下了身,为我打开了贞操锁,并还顺带着吻了吻我的额头,对我说道:「谢谢你。」

  只是我做她的M以来,第一次被她的嘴唇触碰到。

  那柔柔的触感,美好地让我愣在了原地,久久回不过神来。

  我终于回过神来,有些多余地跟她说:「那,你答应我,一会儿踩我的时候,就不要心软了,就算我受不了,我求饶,你也不要停,虐到你完全满足为止。」
  「知道啦。」吴小涵答应道:「现在开始,我就不把你当人看了。」

  「嗯嗯,谢谢学姐。」

  她踢了踢我:「快给我把鞋换好吧,废物。」

  我叼起钉鞋,套到了她的脚上,又小心地系好了她的鞋带,用嘴拉好了鞋子上的拉链。

  于是,这钉鞋便再一次和她的玉足合为了一体。

  从上面看下去,这穿着钉鞋的小脚显得纤细而小巧玲珑,鞋面那柔弱的粉红色,甚至有些令人怜爱。

  我甚至感觉到,隔着鞋面,吴小涵也依然用脚背那娇媚的曲线诱惑着我。
  可是,从下面看上去,和吴小涵的玉足完美结合的钉鞋,全然就是一件凶器。
  那可怕的鞋钉,在她残暴的腿脚的指挥下,毫无疑问将成成为令人无法阻挡的摧毁性力量。

  换好鞋后,她并未起身,而是把钉鞋伸到了我的嘴边:「看到我的鞋底的五个鞋钉了吗?」

  「嗯嗯。」我看着那闪着寒光的可怕尖钉,心里发虚地答道。

  「很好,你可要记得,一会儿把你撕碎的就是它们了。你记得上次它们对你做了什么吗?」

  「它……它们把我的胸口踩得很惨,」说着这话,我还看了一眼我胸前层叠的巨大伤疤,然后继续说着:「还有我的舌头,也很惨。」

  「你是不是该好好感谢它们对你的虐待呢?」吴小涵的声音里已经满是高傲。
  「噢……嗯,是的。」我唯唯诺诺。

  「好的。第二个问题,你的身体对它们做了什么?」她问道。

  「我……我的身体?」我疑惑着。

  她不屑地把鞋底踩到我的大腿上,在我疼得呻吟出来时,才开口对我责难道:「你的脏血把我的鞋底弄脏的事情,这么快就忘了?」

  这疼痛激起的恐惧,让我更加低三下四:「我……噢……对不起,小涵学姐。对不起。」

  「好了,」她宣布:「现在,我要你好好地吻我的每一个鞋钉,投入感情地,认真地吻我的每一个鞋钉。吻完每一颗鞋钉后,给我的每一个鞋钉分别磕三个头。磕第一下,是感谢它上一次踩你;磕第二下,向它忏悔你上次弄脏它的事情;磕第三下,是求它今天把你彻底踩烂;这些话你都要说出来。明白了吗?」

  「嗯……明白。」

  「开始吧。」

  我乖乖地开始进行这个极度屈辱的仪式。

  先是把鞋钉含到我的嘴里亲吻舔舐,然后磕下头,一次又一次地说着「谢谢你踩我」、「对不起把你弄脏了」、「求求你今天把我踩烂」。

  似乎,我真的连一枚小小的鞋钉都不如,在她鞋底的鞋钉面前都必须卑躬屈膝,极度卑贱。

  而她严厉的表情似乎在说明着,哪怕我稍稍不够虔诚,稍稍没有真心把自己摆在比鞋钉卑微的位置,都会遭到她严厉的惩罚,用鞋底一脚踹烂我的脸。
  磕完这三十个头以后,我的人格已经被暂时性地摧毁了。

  吴小涵冷冷地问道:「怎么样,确定想被踩了吗?哪怕踩烂也不怕?」
  「嗯。」我畏畏缩缩地回答着。

  「滚到那边躺好吧。」她不屑地命令道。

  看来,刚才的羞辱似乎也让她完全进入了状态

  我乖乖爬到两排膨胀螺丝之间躺好,拿过cockbox跨盖在我的身上——那cockbox上还有着上次踩踏时钉鞋留下的一个个小坑。

  我一边把支脚固定到膨胀螺丝的螺杆上,一边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:「小涵学姐,求求你,把我的嘴巴堵上吧。」

  我知道,如果不堵上我的嘴巴的话,在剧痛之下,我一定会拼命求饶。
  吴小涵却不在意:「没事,我不会在意你的求饶的。」

  也许确实如此,可是,在剧痛之中,为了求得解脱,我说出很过分的话,让吴小涵伤心的话,甚至威胁的话都有可能。

  所以,我说:「求求你,还是堵上我的嘴吧。拜托了,我怕一会儿我叫的声音太大,我自己受不了。」

  吴小涵终于答应了:「好吧。看在你今天做这么大奉献的份上,就答应你。」
  说完,她把裙子里那洁白的蕾丝小内裤脱了下来,轻轻塞到了我的嘴里。
  内裤里上沾满了那秘密花园里的气味,自然让我很满足,甚至兴奋得微微勃起。

  「小贱货,都快要完蛋了,还硬得起来呀?你这样的变态,就那么喜欢我的内裤吗?」

  我点点头,「嗯」了一声。

  「真是猥琐到没救了呢。一会儿好好惩罚你,让你以后再也硬不起来。」吴小涵说完,又依例用几枚别针穿过我的嘴唇扣起。

  一切准备就绪后,吴小涵站上了cockbox。

  我原本还微微硬着的下体,看到鞋底那可怕的獠牙,立刻被吓得软了下去。
  而吴小涵似乎不太乐意:「这么就又软了呢?学姐有那么没魅力吗?」
  她一边说着,一边抬起脚,用鞋跟处没有鞋钉的地方轻轻地揉弄起我的疲软的肉茎。

  「不要看鞋子嘛,看看学姐的身体呀。学姐的小内裤都已经脱掉了呢,你不看看裙底吗?」

  说完,她甚至微微掀起了自己的裙子。

  在她的指引下,我抬起头仰望着,欣赏着她修长的双腿,和腿间掩蔽在体毛下若隐若现的圣谷——她的阴毛上,似乎还有着点点微黏的痕迹。

  塞到我嘴里嘴里的内裤上那性感的气味捕获着我的嗅觉,她迷人的躯体进占据着我的视觉,而她鞋底还温柔地挑动着我的触觉,我渐渐又兴奋起来,微微勃起。

  听觉上的进攻,她也丝毫没有怠慢——那软绵绵的声音在勾引着我:「小冬瓜,你真的傻到愿意被我用钉鞋把你的鸡巴踩烂吗?」

  看着她天真的面容,期盼的眼神,我迷醉地点了点头。

  「可是……我一会儿真正踩起你来,会很狠毒的,你的鸡巴真的会被我撕碎呢。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呢。你以后可就连男人都当不了了哦。」

  我知道,吴小涵其实早已下了决心——她现在说这些话,只是在挑逗我。
  「没想到你真的这么下贱呢……连男人都不愿意当,宁愿自己的主人把你玩废了去找别的M,你说,你是不是贱到不可救药了呀?」

  我点点头。

  「那么,小贱狗。你是不是求之不得让我废了你?是不是我越狠你越高兴呀?我要是完全把你的鸡鸡撕成肉末,你是不是还会感谢我呀?」

  在性奋和迷醉中,我连连点头。

  看着我越来越硬,她终于抬起了脚,说道:「看着我鞋底的钉子。就是这些钉子,很快就要把你的鸡巴踩烂了,喜欢吗?」

  我不停点着头——这些挑逗而羞辱的问题,让我越来越性奋。

  「我知道你没法说话。你要是想求我用最大的力气,毫不留情地,狠狠踩废你的话,就点两下头,然后眨一下眼吧。」

  我乖乖点了两下头,眨了一下眼睛。

  她立刻把脚重重地跺在了我的阳根上——那还在勃起中的肉茎,被这么一击,立刻溅出了鲜血。

  那尖锐的鞋钉戳入我的肉里,像是同时直接戳进了我的大脑里一样,痛得我全身的神经都为止震动。

  我嘴里拼命呜呜叫着,果然还是本能地挣扎起来——只是,cockbox被螺栓牢牢固定住,我的挣扎没有任何效果。

  吴小涵抬起脚,没有立刻继续,而是又开口问道:「还想被踩吗,小贱货?」
  剧痛让我大脑一片空白,此刻听到她的话,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;然后,我逼着自己咬着牙点了点头。

  「哦?真是贱到没救呢。」说完,她又是一脚正正落下,让鞋钉狠狠戳入我的龟头和海绵体里。

  剧痛击碎了我的理智,我脑袋拼命左右摇晃着,双手在空中一阵乱抓,恨不得把整个宇宙都捏碎。

  「呜呜呜——」我沉闷的惨叫声,似乎都让整个房间震动起来了。

  「你好像很疼呢。是不是想放弃了呀?」

  我知道,我不能放弃——这种时候的放弃,无异于承认自己对吴小涵的感情都是假的。

  可是,我也实在无力再承受剧痛,所以实在无法狠下心摇头。

  于是,我只能咬牙闭眼强忍着,希望这样能给我换回几秒钟的喘息。

  吴小涵没有允许我拖时间,开口问道:「问你话呢,想放弃了吗?」

  我听到她的话,闭着眼摇了摇头。

  「你该不会是还想被踩吧?嗯?怎么可能会有人下贱到都这种时候了还想被踩呢?」

  我几乎哭了出来——我当然也不愿意承受这么可怕的疼痛;但是,我还有别的选项吗?

  「你不会是现在都还求着我,让我接着踩你吧?嗯,小贱货?」

  我艰难地点点头。

  「睁开眼睛,看着我的鞋底,看着我鞋底的钉子。」她命令道:「你看,上面已经全是血了。你要再让我踩你,只会更惨的噢。你确认吗?」

  我试图不把视线集中在那触目惊心的血色上,只是翻着眼点了点头。

  吴小涵于是又是猛烈的一跺——这一下,鞋底仿佛扎穿了我的肉棒,直接砸到了木板上,发出清脆的碰撞声。

  难以形容的痛楚直接摧毁了我的泪腺,我的泪水再也无法忍住。

  而透过泪花,我能够看到,自己的鲜血已经覆满了半块木板。

  吴小涵低头看着我:「就哭了呀?这么没用?是不是想求我放过你了?」
  我咬着牙摇摇头,坚决不放弃。

  她没给我任何缓冲的时间,立刻又是狠狠一跺。

  我疼得拼命挣扎,只是无济于事。

  看着我挣扎的惨样,她问:「放弃了吗?」

  经过以前那么多次刑虐的考验,我显然不会轻易放弃,只可能摇头以对。
  于是,她没有再低效率地一脚一脚地踩跺了,而是开始在桌板上跳跃起来,每次挑起,又把鞋底重重落在我的阳根上,用鞋钉扎入其中。

  每一击,都猛烈到足以让鞋钉扎穿我的肉棒砸到木板上,并在我的肉棒上留下一个巨大的血洞——每一击之后,我的阴茎都和一秒钟之前的模样不再拓扑同胚了。

  连续的剧痛从我的腿间如此猛烈的涌来,像是要把我整个身体撕裂成几块一样。

  我拼命挣扎着,扭动着,终于忍不住伸手去阻挡。

  而吴小涵像是没看见我的手一样,依然从空中重重落下来。

  鞋钉径直击入我的手背,让我一阵更加猛烈的剧痛。

  也许,我的掌骨都被那长长的鞋钉击碎了吧。

  我连忙抽回了自己的手——手背上四个大大的血洞,简直触目惊心。

  而抽回手的结果,自然是再一次暴露出我可怜的肉棒来——鞋钉于是又一次戳入我的下体中。

  没过几十秒钟,我的肉棒完全被戳成了筛子。

  我再也忍受不了,拼命发声求饶——虽然嘴被堵住,但那从那呜呜的语调中,吴小涵应该听得出我在求饶。

  她于是停下了跳跃:「怎么了?想求我停下了吗?」

  我满脸是泪地点点头,带着乞求和感激的眼神,示意她放过我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