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2.22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2.22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第2。22章

  吴小涵放下锥子后,起身去她的卧室里把贞操锁的钥匙拿了出来,走到我跟前,给我打开了锁销,并用手帮我彻底取下了贞操锁。

  我刚刚被吓得软了一些的鸡鸡,被她的手一触碰,立刻又硬得跟石头一样。
  我正在猜想她接下来要做什么时,她开口命令我去把上次用过的的那盒尿道扩张器从柜子里拿出来。

  我取回来跪回沙发跟前,把盒子打开,双手捧到她的面前,让她取用。
  可吴小涵却冷冷地说:「自己先练习吧。」

  我跪在地上,乖乖拿出一根8mm的扩张棒,插入自己的尿道里。

  她则坐在沙发上,一脸不屑地俯视着我。

  扩张棒一开始插入时,摩擦力还是很大,让我疼得快要忍受不了;我吐了一点口水润滑以后,灼痛感才弱下来。

  但是,8mm对我来说似乎还是粗了一点——任我怎么用力,扩张棒依然还是只能进去一半,剩着一半在外面。

  吴小涵见状,似乎不太满意:「把你的鸡鸡抬起来,正对着我。」

  我乖乖抬起我的下体,把尿道口正对着吴小涵——扩张棒还在里面。

  正当我以为吴小涵要亲自拿起扩张棒抽插时,她却抬起脚,用鞋底正正地踹在那根扩张棒上。

  在这巨大的冲击力下,我感到尿道里一阵撕裂的剧痛,疼得忍不住弯下腰来,本能地捂住自己的下体。

  我感到尿道里一热——鲜血果然已经从尿道口滴了出来。

  我的鸡鸡一瞬间就软下去了,于是根本无从判断扩张器是不是真的又能再进去些。

  吴小涵看我软了下来,此刻才伸出她的玉手,握住我正在滴着血的鸡鸡。
  我的血流到了她洁白的手指上,她似乎也并不介意。

  在她手心娇嫩的皮肤的刺激下,我又硬了起来;于是,她另一只手拿起了8mm的扩张棒,轻轻地往里插。

  她的双手温柔而灵巧,如同变魔术一样,很快就让我硬到了极点。

  扩张棒在她的手下慢慢地在我的尿道里反复抽插着,那令人躁动的摩擦感和尿道被撑满的充实感,简直比手淫要舒爽一百倍。

  我似乎从来没有过这么舒服、这么享受过;的确,吴小涵此刻简直就是在帮我打飞机。

  只是,看着她那纤细而娇嫩的小手握着我最肮脏的部位,还沾上了血污,我忍不住有些心疼她。

  吴小涵见到我兴奋的样子,问道:「哎,你被插得很爽吗?」

  「我就是觉得……好舒服。」

  「哎,别人的鸡鸡可以用来插到我身体里,你的鸡鸡却只能被铁棒插入,还居然觉得这么爽,你这是有多贱啊?」

  「我……」我的心跳快到不行,只下意识地顺从道:「我贱,我的鸡鸡就该被插……」

  「那……我就让你更爽一点吧。」

  吴小涵的「更爽一点」,显然不是来伺候我获得性高潮的;在我正舒服之时,她猛然加大力气,狠狠把扩张棒往里一插。

  我疼得一声惨叫,本能地身体后缩,往下塌落。

  可吴小涵已经紧紧地攥住了我的下体,不容我躲避。

  她又狠狠把扩张棒往里面一插——随着一阵撕裂的疼痛,我又一次疼得叫出声来。

  吴小涵握紧我的孽根,开始快速地用力抽插起来。

  虽然力度不及刚才,可这高频率地抽插,每一次触底时,还是让我疼痛不已。
  我咬紧牙忍受着,还是微微呻吟出声。

  抽插着的扩张棒仿佛像是手动泵头一样,把鲜血一阵一阵从尿道口挤出来。
  吴小涵终于停下抽插,拿出扩张棒——鲜血瞬间从尿道口成股流出。

  我正在准备止血时,吴小涵却拿出了10mm的扩张棒。

  看到那粗粗的金属棒,我感到害怕:「小涵学姐,这个……太粗了点吧……」
  吴小涵恨铁不成钢地说:「你得抓紧扩张啊,不然我怎么用鞋跟插你呀?」
  我脑海里一想象吴小涵用鞋跟抽插我尿道的美好画面来,确实忍不住期盼以及。

  于是,我乖乖地准备好让吴小涵插入。

  那闪着金属光泽的大棒,狠狠地顶上了我龟头中间小小的凹槽。

  吴小涵用手紧紧握住扩张棒,扭动着寻找着那细小的入口。

  扩张棒在她的手中仿佛成了钻头,旋转着撕扯开尿道的大门,在我的惨叫中,终于猛然一下攻入。

  只是,她这一下显然用了太大的力气,我尿道口的肉壁竟然直接被撕裂开一条口子,露出断裂的皮肉来。

  撕裂的伤口所感受到的凉意,很快被扩张棒在我尿道里摩擦带来的灼热所掩盖。

  只是,这一次,有20cm左右长度的扩张棒,仅仅进去了差不多四分之一,就再也推不动了——纵使吴小涵用力扭动着向前,似乎也没有什么效果。

  可是吴小涵还是不甘心,又握紧我的鸡鸡狠狠用扩张棒插了几下;奈何,除了让我更加疼痛以外,几乎没有什么效果。

  她无奈地抽出扩张棒,丢在一边,向后靠回沙发背上。

  我捏住自己鸡鸡的根部,企图止住尿道口流出的血;抬起头,才发现吴小涵眼里的失望。

  「对不起,」我说:「我知道我没用,鸡鸡还不能给你插鞋跟,但是,我一定会努力扩张的。」

  说完,我自己捡起那根10mm的扩张棒,用力再一次把它插到自己的尿道里。

  我自己动手,便可以根据自己的触感,来旋转调整整根阴茎的角度,寻求一个阻力小的姿势。

  终于,我找到了一个好的角度,让阻力忽然变小,因而得以又把扩张棒推进了不少。

  吴小涵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看着我折腾了好一会儿,忽然说:「还不错,有点进步。别停,我去找一个别的东西来给你插了试试吧。」

  她拿回来的,竟然是一支战术笔。

  那支纯钢制的战术笔,长短粗细都和普通的钢笔相若;只是头部又尖又硬,表面充满凹凸,甚至还有有意做得粗糙以增大摩擦力的部分。

  战术笔的尾端,还有着一个看起来像是钥匙环的金属圈[ 1].

  她介绍说:「这支战术笔,本来是我买来防身用的。但其实基本上都放在抽屉里吃灰,毕竟——一个女孩子带着带着这东西怪怪的。不过,今天可以派上用场了。」

  吴小涵命令我把尿道里那根10mm的扩张棒取出来,然后便试图把那冰冷的战术笔塞到我的尿道里。

  那恐怖的东西,看上去比10mm的扩张棒还要粗一些。

  只是,我尿道口的地方先前就已经被撕裂,现在只需要用把力,把撕裂的伤口拉得更大些,也就能把战术笔插进去了。

  笔尖进去之后,紧随其后进去的,便是一段粗糙的表面;吴小涵用了很大的力气,把我磨得疼到发抖,才算把它塞进去。

  接下来,吴小涵不停加着力,转动着,才得以慢慢推进。

  战术笔表面一截一截的凹凸,来回挑动着我被撕裂的尿道口,让我痛苦不堪;而早已深入进去的那截粗糙的表面,更在我身体深处摩擦着早已磨破的尿道内壁,让我疼得直叫。

  我只能安慰自己,为了有朝一日能被吴小涵的鞋跟插入,这一切都是必须的、值得的。

  她的手力惊人——我简直怀疑,要不是我一直调整着姿势让尿道顺着插入的方向的话,她的蛮力会直接让笔尖戳破我的尿道壁,戳到腹腔里。

  终于,在我不止的呻吟中,那支粗粗的战术笔全部塞进了我满是血污的尿道里,只剩笔末端的那个环还在外面。

  吴小涵让我按住战术笔不让它滑出,她自己则起身,拿回来几个别针。
  她云淡风轻地解释道:「用别针把战术笔上的这个环扣在你的龟头上,那样笔就不会滑出来啦。」

  我乖乖跪好,呈递上自己身上那早已属于吴小涵的阳物。

  她握住我的龟头,用别针的针尖用力刺入——龟头上瞬间传来猛烈的刺痛。
  但对于已经经历了她各种虐阳手法的我来说,这种刺痛竟然也是能够承受的了;我咬紧牙,安安静静地让吴小涵把别针穿过我的龟头,扣在了笔末端的环上。
  她担心一枚别针不够牢靠——便又穿了一枚别针——又一阵剧痛过后,一左一右的两枚别针,已经牢牢将笔末端的那个圈固定稳当;这样一来,就不用再担心我尿道里的战术笔滑出来了。

  我的尿道被撑得巨大,阴茎的下侧因而都凸起了一大条山脊——也就是那又硬又粗的战术笔。

  也因为如此,我的阴茎被撑得笔直,失去了平常勃起时正常的下弯弧度。
  吴小涵伸手去摸了摸我那笔直的阳物,和下面坚硬的那一条钢脊——显然,她对这触感很满意。

  一边抚摸,她一边说:「今晚就让它就留在里面吧,别拔出来了。多在里面撑一会儿,说不定能把尿道撑松一点。」

  「嗯,好。」我听了她的话,理所当然地答应了。

  她起身,终于去厕所里洗手,把手上的血污都洗干净。

  我也跟随她进去,拿出抹布,清理客厅地板上的血迹。

  ????????

  时间已经不早,我向吴小涵请求今晚留宿在她这里。

  她很爽快地答应了,并问我:「你是想睡沙发,还是睡浴缸里啊?」

  吴小涵确实很宠爱我,所以给了我这两个选项;只是,这两者当然都不是我心里所期待的。

  我不太好意思,小声地说出我的请求:「我想睡厕所里,像魏麒那样。可以吗?」

  吴小涵听了,讥笑道:「可以呀。你要睡厕所,又没人拦着。就是没想到你真的这么贱。」

  我低下头,小声承认:「我……我就是想试试嘛。毕竟,我是M啊。」
  吴小涵伸出脚搭到到肩上,声音依然带着嘲笑:「你是不是还想让我把你用链子拴在里面?」

  「嗯嗯。」我承认。

  「好好的人你不当,非要当狗。那你就进去吧。」

  我听了吴小涵的话,乖乖爬进了她家的厕所。

  吴小涵去调教室里找出了她的铁链,拿到厕所里,拴在了我的项圈上,然后挂到水管上。

  拴好后,她站了起来低头看着我,问我说:「是不是还想要圣水呀?」
  那声音的不屑,仿佛是完全看透了我下贱的的德性。

  我有些惊喜,声音却卑微地像在乞怜:「可以吗?」

  「嗯,」她点点头:「躺着吧。」

  女神蹲下身子,又一次无私地展露出她诱人的幽谷,用那谷中汩汩流出的甘泉来馈飨她身下这个卑贱的奴隶。

  赐予我了那苦涩而又甜蜜的圣水后,吴小涵蹲在我身边,又用手轻轻摩挲起我那还被战术笔插着的下体。

  看起来,她对她的这份作品很是喜爱。

  我此时忽然想起来,还缺了什么:「小涵学姐,能把我的手脚也都铐在身后吗?」

  吴小涵说:「没事的,我信任你不会自己把战术笔拔出来,也不会自己打飞机的。」

  的确,当时吴小涵夜间要把把魏麒的手脚铐在身后,是在他没法戴贞操锁的时候,为了防止他碰自己的下体,而采取的强制措施。

  可是……我却是真的喜欢那种被吴小涵完全捆住、任她宰割的感觉,况且,我也从来没试过hogtie。

  于是我还是请求:「我……我自己想被铐起来吗。我想试试。」

  她笑着摇摇头:「小冬瓜,你贱到没救啦。我这就给你拿去。」

  吴小涵果然拿回来了十字背铐。

  因为下身插着战术笔的缘故,我不便趴在地上,于是便我侧躺着,把手背在身后,双脚也屈起在背后,让吴小涵把我的手脚用十字背铐绑在一起。

  她给我扣上背铐的时候,我很是兴奋——不仅仅是因为她手上的体温,也是因为,想到自己被彻底绑住动弹不得,本身就感到兴奋。

  看来,我的奴性真是越来越重了呢。

  吴小涵铐好我,站起来到我的身边,看着手脚被绑住、狼狈地躺在地上的我,用鞋尖挑起了我的脸,不屑地俯视着我,问道:「怎么样,这回喜欢了吧,小贱狗?」

  「嗯,喜欢,谢谢学姐。」我发自内心地笑着说。

  可是,在她走出厕所门之后,回眸看了我一眼,却又温柔地走了回来,蹲在我身边。

  我看着她忽然温和的面容,问道:「怎么了?」

  她却回答我说:「没事,就是先前忘了告诉你,今天刚回家时说的那些话,只是为了挑逗你而已,你别当真。」

  「嗯。」我没想到,吴小涵会忽然刻意强调这个。

  「我和秦天宸是在一起过,但那都已经是过去了。现在,我是你的。我心底里也完全没有觉得你真的不如他。你不要误会。」

  「嗯,我不会的。」其实,我心里从来都知道,我是不如秦天宸的;但是,吴小涵亲口说出我并没有不如他,我有些感动。

  「其实,我是知道你喜欢我;所以才想到,讲些我和秦天宸的事情,也许能起到羞辱你的效果。我从来没试过这种带着点绿奴意味的羞辱,所以忽然想试试而已。而我又喝了点酒,所以话说得比较夸张,甚至有一点点夸大我和他的事情。你别往心里去就好啦。」

  「好啦,小涵学姐,你放心吧,我不会在意的。今天你那么羞辱我,我很享受。而且,我真的挺希望我真有那么卑贱的。」

  吴小涵摸摸我的头,说:「乖啦,笨蛋。那……我出去了?」

  「好。小涵学姐晚安。」我开心地答道。

  她轻轻回应「晚安」,便关上灯和门,把我一个人留在厕所中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